判解判例
首頁 > 刑事案件 > 判解判例
  • 毒品案件重要判例
裁判字號:93年台上字第5185號
裁判案由:違反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等罪
裁判日期:民國 93 年 10 月 07 日
裁判要旨: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七十九條第一項、第二百七十六條第一項規定預料證人不能於審判期日到場,而受命法官得於審判期日前行準備程序時訊問證人之例外情形,其所稱「預料證人不能於審判期日到場」之原因,須有一定之客觀事實,可認其於審判期日不能到場並不違背證人義務,例如因疾病即將住院手術治療,或行將出國,短期內無法返國,或路途遙遠,因故交通恐將阻絕,或其他特殊事故,於審判期日到場確有困難者,方足當之。必以此從嚴之限制,始符合集中審理制度之立法本旨,不得僅以證人空泛陳稱:「審
判期日不能到場」,甚或由受命法官逕行泛詞諭知「預料該證人不能於審判期日到庭」,即行訊問或詰問證人程序,為實質之證據調查。

編      註:本則判例於民國 95 年 9  月 12 日經最高法院 95 年度第18次刑事庭會議決議通過,並於 95 年 10 月 12 日由最高法院依據最高法院判例選編及變更實施要點第9點規定以台資字第 0950000842 號公告之。


裁判字號:93年台上字第664號
裁判案由:違反毒品危害防制條例
裁判日期:民國 93 年 02 月 13 日
裁判要旨:
刑事訴訟,係以確定國家具體之刑罰權為目的,為保全證據並確保刑罰之執行,於訴訟程序之進行,固有許實施強制處分之必要,惟強制處分之搜索、扣押,足以侵害個人之隱私權及財產權,若為達訴追之目的而漫無限制,許其不擇手段為之,於人權之保障,自有未周。故基於維持正當法律程序、司法純潔性及抑止違法偵查之原則,實施刑事訴訟程序之公務員不得任意違背法定程序實施搜索、扣押;至於違法搜索、扣押所取得之證據,若不分情節,一概以程序違法為由,否定其證據能力,從究明事實真相之角度而言,難謂適當,且若僅因程序上之瑕疵,致使許多與事實相符之證據,無例外地被排除而不用,例如案情重大,然違背法定程序之情節輕微,若遽捨棄該證據不用,被告可能逍遙法外,此與國民感情相悖,難為社會所接受,自有害於審判之公平正義。因此,對於違法搜索、扣押所取得之證據,除法律另有規定外,為兼顧程序正義及發現實體真實,應由法院於個案審理中,就個人基本人權之保障及公共利益之均衡維護,依比例原則及法益權衡原則,予以客觀之判斷,亦即宜就㯲違背法定程序之程度。檙違背法定程序時之主觀意圖(即實施搜索、扣
押之公務員是否明知違法並故意為之)。㯬違背法定程序時之狀況(即程序之違反是否有緊急或不得已之情形)。檂侵害犯罪嫌疑人或被告權益之種類及輕重。橱犯罪所生之危險或實害。橴禁止使用證據對於預防將來違法取得證據之效果。橥偵審人員如依法定程序,有無發現該證據之必然性。㯝證據取得之違法對被告訴訟上防禦不利益之程度等情狀予以審酌,以決定應否賦予證據能力。

編      註:本則判例於民國 95 年 9  月 12 日經最高法院 95 年度第18次刑事庭會議決議通過,並於 95 年 10 月 12 日由最高法院依據最高法院判例選編及變更實施要點第9點規定以台資字第 0950000842 號公告之。